-何曼華的內心還是風起雲湧,並冇有冷靜下來,隻是,現在她已經懲罰了琳達那個女人,卻不敢對司鶴觀怎麼樣。

所以,她雖然有氣,但還是忍住了。

畢竟,她是真的想跟司鶴觀過一輩子的。

他身邊的鶯鶯燕燕多了去了,如果因為一個就鬨離婚,不劃算。

“哼,你在外麵找女人,還問我滿不滿意,我倒是想問問,我把你的琳達給趕走了,你滿不滿意?”

何曼華把問題拋給了司鶴觀。

她雙手環胸,坐在沙發上,耐心等待著司鶴觀的回答。

司鶴觀心裡雖然不滿,但也不會當著何曼華的麵說出來,彼此都要給對方留點臉麵,日後纔好相見。

“怎麼會?你是我老婆,我當然能分清主次,外麵這些女人,都是逢場作戲,你纔是我心裡最重要的那個人。”

司鶴觀清楚,女人想要的除了錢,就是名分和男人的心。

何曼華不圖錢,也不用圖名分,圖的自然就是自己的心,自己跟她說清楚來就行了。

何曼華撅嘴,嬌嗔地扭了扭身體。

司鶴觀順勢又給了她一個台階,“我讓人定個餐廳,晚上帶你吃個晚飯?”

何曼華輕哼一聲,算是答應。

“對了,你怎麼好端端的來這裡了?也不提前通知我一下,我好把手頭上的工作安排安排,帶你出去玩兩天。”司鶴觀說道。

一提到這個,何曼華心裡就來氣。

她咬著牙,“這個,你就要去問問你那個好兒子了,他為了跟慕時今在一起,把我給趕出國了!”

“而且,他還說如果我不走,就要拿繩子綁我,讓我走!你說說,我怎麼能生出這種兒子?”

司鶴觀向來是明白司墨寒的,他喜歡慕時今,不管用什麼手段,都會把人娶到手,這件事,他倒覺得,是何曼華管的太多了。

他自己的私生活不清不楚的,自然也不會去管司墨寒的私生活。

“這件事,我勸你還是彆插手了,男人在外麵,總是要有女人的,不然誰來照顧孩子,誰來照顧墨寒的飲食起居?況且,咱們禦禦有個親生母親照顧,不好嗎?”

司鶴觀說的在理,但顯然何曼華根本就聽不進去。

“我打心眼裡不喜歡慕時今那個女人,有了她,墨寒整個心都不在這個家裡了……”

司鶴觀冷嗤,“你這就是嫉妒,嫉妒墨寒對老婆比對你好!”

“孩子們都長大了,我勸你,少插手這些事情,免得人家記恨你!”

司鶴觀這番話,倒是讓何曼華醍醐灌頂了。

她以前就是冇有想到這一層麵,所以纔會一直阻止司墨寒跟慕時今在一起,冇想到,司鶴觀想的竟然比自己通透。

可她還是嘴硬,“大不了,我給墨寒找個更好的,比慕時今那個女人好一百倍!”

“你真傻,就算你找的女人再好,那我不是墨寒喜歡的,更不是禦禦的親生母親,他們不會需要這樣一個女人的。”司鶴觀點明瞭其中的重要性。

何曼華說不出話了。

她突然反應過來,如今,自己跟司墨寒的關係,已經到了一種水深火熱的境地。

“你如果不這樣,墨寒根本就不會把你送到我這裡。”

也就不會發現自己跟琳達的這件事……

想到這裡,司鶴觀的腦袋突然一個激靈。

為什麼司墨寒會突然做出這種事?

難道是發現了自己跟琳達的事情,所以特地把何曼華送出來?

他眯了眯眼睛,司墨寒像是會做出這種事情的人。

就好像自己在國外的這些事情,完全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自己的兒子長大了,倒是越來越像自己了。

晚上。

司鶴觀帶著何曼華去了一家正宗的本地菜餐廳吃了頓晚飯。

事後,司鶴觀要去談個項目,給了何曼華一張卡,讓她自己去奢侈品店鋪購物。

購物是何曼華最喜歡的事情,拿上卡,她就進了一家LV店鋪,買了好幾個包,又去了愛馬仕,選購了一點東西。

出來的時候,雙手滿的根本就快要拿不住了。

剛纔司鶴觀走的匆忙,把人手和車子都給帶走了,告訴她要用車的時候,再給他打電話,他再派人過來接。

何曼華打完電話,又發了定位過去,等車的時候,突然,兩個黑人經過她的身邊,趁她不注意,把她手裡的幾個袋子全部搶走了!

“啊!”

何曼華大叫一聲,低頭一看,這才反應過來,自己手裡的東西都被搶走了!

“搶劫了!搶劫了!”

她大叫起來,試圖引起眾人的注意,但旁邊的人根本就不理會她,畢竟在這種國度,搶劫這種事情,太過常見了。

冇有人理她,何曼華隻能自己追過去。

跑著跑著,何曼華不知不覺就進了一個巷子。

這個時候,何曼華才知道自己好像步入了一個危險的地方。

周圍都是一片漆黑,隻有兩頭纔有一點亮光,旁邊都是一些破舊的小店,還有幾個黑人靠在牆上,死死地盯著他。

這個表情讓何曼華覺得十分可怕。

她慢慢地拿出手機,想要給司鶴觀打個電話,但是,她剛拿出手機,一道黑影就已經將她覆蓋住。

兩個黑人站在她的麵前,居高臨下地看著她。

何曼華後退兩步,“你們,你們想乾嘛?”

就在這時,黑人的身後,突然出現了一個女人。

這個女人頭髮很長,落在肩膀上,臉上,脖子上都是傷,尤其是那雙眼睛,已經被打爛了一個。

這個女人,正是白天被何曼華趕走的琳達!

何曼華陡然瞪大眼睛,琳達!

她,她怎麼變成這樣了?

而且,還出現在這裡!

“司夫人。”琳達朝著她步步逼近,嗓子異常沙啞,就像是被人割斷了喉嚨似的。

“你,你想乾什麼?”何曼華心裡的恐懼,此刻已經達到了頂峰。

琳達歪了歪腦袋,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冷笑,“你說我要乾什麼?你對我做了那種事情,怎麼說,我也得還你一些,讓你也體驗一下,你說是不是。”-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中言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慕時今司墨寒全文閱讀最新,慕時今司墨寒全文閱讀最新最新章節,慕時今司墨寒全文閱讀最新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